ope体育


您所在的位置:ope体育 > 新闻中心 >
8090 后女性什么样?正在被言情剧、三四流小说“
作者:ope体育发布时间:2019-07-22 18:37

  现代快报讯(记者 阿里亚 郑文静)当你抗拒相亲时,到底在抗拒什么?当你面对人生选择时,到底该如何做自己?青年作家周婉京的两部小说《相亲者女》《隐君者女》在 2019 年相继出版,关注女性在都市生活中的困扰,引发热议。下一部作品周婉京会写什么,备受业界和读者的关注。

  周婉京出生于北京,成长于香港。中篇小说《相亲者女》和长篇小说《隐君者女》是她创作的 三城女事 系列的前两部,讲述了北京、香港这两座大都市中年轻女性的故事。

  《相亲者女》中,她用第一人称描绘了大龄优质却 剩 下来的女主角,在相亲路上遇到的 11 位男性。其中,既有妈宝男、凤凰男、自大狂这样的反面代表,也有高情商、暖男这样的正能量人物。

  这些相亲故事,都是真的吗? 有些是别人的故事,有些是我的故事。例如书中开篇就丢了 200 多万的那位男生,就取材于我妈介绍给我的相亲对象之一。 谈到创作缘起,周婉京非常坦诚: 写这本书的初衷很简单,就是诚恳地面对自己,然后再面对生活、面对读者。

  在上海人民公园,不是上海户籍、不会说上海话、不是复旦毕业生的她,惨遭大爷大妈 嫌弃 。

  许多人不喜欢相亲,到底我们在反抗什么?我认为,实际上是在对抗知识结构或原生家庭给你的压力。你父母会给你找与你相匹配的对象,而对方会给你婚姻和稳定的社会关系。相亲相的不是对象,而是整个社会。 周婉京认为,相亲的女人永远在找寻一个跟她匹配的对象,但这个所谓的理想的匹配对象却不存在。这让相亲变成了一个类似 我是谁?我到哪里去 的终极问题。

  周婉京的作品中有不少教科书级别的 渣男 ,所以被不少读者视为《渣男研究手册》。

  ‘渣’或‘不渣’只跟恋爱者个人的感觉有关。换言之,‘渣’属于自我体会,没人有资格对他人的恋爱指手画脚。我曾经就遇到过我认为很好的男生,我身边的闺蜜都觉得很‘渣’的情况。我后来发现是因为我太喜欢他了,把恋爱的标准设置得太低。

  周婉京认为,遇见 渣男 ,没必要斗智斗勇,因为花费大把时间在他们身上,到头来失望的还是女性。 很讽刺的一个现状是,许多时候女生花了很多时间和精力在不必要的男生身上,最后他们又让我们失望,以至于我们把他们归结为‘渣’。最近我也在想,是不是该对‘渣男’采用新的方法,爱答不理,让他们无法渣到我们。。

  《相亲者女》出版后不久,《隐君者女》也出版,书中的 残酷青春 再次掀起热议话题。

  女主角吴瑾瑜是刚入行不久的艺术记者。母亲在她儿时离开,去了美国,她的童年在怀念母亲与埋怨父亲中度过。她喜欢向陌生人吐露心声,她反复周旋在形色各异的人之间,寻找爱情,寻找母亲,也寻找真正的自己。

  周婉京的视角是宽广而又特别的。在她看来,她长期生活往返的城市如北京、香港、上海,都是属于这个时代最典型的故事丛林,无数人要逃离,也有无数人想要抵达。而在这些超级大都市里活着的精致女孩,要么被青春剧、言情剧、家庭剧脸谱化,要么被三四流小说架空想象,要么被极其小众的文艺作品刻意边缘化或极端化。

  这样的女性并不够真正多元化,有血有肉。我想用文学的方式,去关注这个实际上‘没几个正经作品在认真记录’的人群,补上空白。

  现代快报记者获悉,这些确实都在商谈中,甚至《相亲者女》韩语版的影视权也有公司来谈了。也许在不久的将来,读者还可以看到这部作品拍成韩剧。

  周婉京向现代快报记者独家透露, 三城女事 系列小说的最后一部,她计划写上海。 可能是关于一个美妆博主的故事。我觉得美妆博主等群体在都市中变成了非常明确的、虚拟化的但是又不可以低估的存在。我想从一个平凡的女孩着眼,看看能不能写一个不平凡的故事。



相关阅读:ope体育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X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