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


您所在的位置:ope体育 > 招纳贤士 >
血战长空——莫斯科保卫战苏军航空兵空战实录
作者:ope体育发布时间:2019-05-14 10:43

  血战长空莫斯科保卫战苏军航空兵空战实录孙军摘要:闻名遐迩的莫斯科保卫战中,苏联第6歼击航空兵军担负莫斯科的防空,从1941年7月22日起,英勇抗击了德国空军对苏联首都的空袭

  摘要:闻名遐迩的莫斯科保卫战中,苏联第6歼击航空兵军担负莫斯科的防空,从1941年7月22日起,英勇抗击了德国空军对苏联首都的空袭。1941年10月德军对莫斯科发动进攻及随后折戟沉沙的过程中,防空军各团完成了前线航空兵的主要任务:掩护部队,实施侦察,为突击飞机护航,对地面目标发动攻击,为莫斯科保卫战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但迄今为止,这些英雄事迹在战争史上却很少提及。因此,笔者根据最新的解密资料,提供了这次著名会战中第6歼击航空兵军、尤其是第34歼击航空兵团的许多真实作战记录,因为该团驻主要方向西部方向,与军里的其他团相比,战斗出动最多,空战中取得的胜果也最多。这些记录的原始资料是俄联邦国防部中央档案馆资料、当时前线的报纸和战争亲历者的回忆录。

  1941年9月30日,德军发起了对莫斯科的疯狂进攻(战役代号“台风”)。战线不断向城市逼进,德国空军除夜间对首都空袭外,白天也进行狂轰滥炸。导致苏联歼击航空兵军飞行员的战斗强度明显增加。

  历史学博士、当年参加过这场战役的飞行员费德罗夫在《莫斯科保卫战中的航空兵》一书中谈到了1941年秋天防空航空兵的这次行动:“我们主要完成下列任务:掩护西方面军的部队和铁路运输,抗击敌空军对莫斯科的空袭,飞行员一天要完成5-6次战斗出动。经常是整个白天、甚至恶劣气候条件下都在不断进行空战”。

  另一名莫斯科空中交战的亲历者、原第178歼击航空兵团飞行员杜德尼科,战后任莫斯科防空区副参谋长、空军少将,回忆:“夏秋季每天要完成6-7次战斗出动 相当繁重,几乎超出了一个正常人能够承受的极限”。

  驻主要方向西部伏努科沃方向第34歼击航空兵团的一名飞行员,这样回忆1941年的夏天:“飞行员整天都在作战,刚刚退出战斗,马上就要忙着加油、挂弹,重新起飞投入战斗”。“对我们来说,一天出动6-8次完成任务是家常便饭。有过这样的情况:团里只剩下几十架完好的飞机和同样数量的飞行员,不得不一天出动7-9次”。

  德军发动进攻之初,第6歼击航空兵军的飞行员就展开了频繁的空中侦察,10月2日在别雷市发现了敌人进攻莫斯科的机械化纵队。军里的歼击机立即升空对其展开猛烈突击,驾驶伊-153“海鸥”老式双翼飞机(机上除了配备四挺机枪,还装备8枚火箭弹)第120歼击航空兵团的飞行员战果斐然。

  10月2日至4日,第120歼击航空兵团的飞行员每天都从阿尔费里耶沃转场至伊纽季诺,从这里白天可以成功完成两次突击战斗出动,然后晚上返回阿尔费里耶沃。

  为了完成支援和掩护任务,第34团的奈杰诺大队临时转场至伊纽季诺。该大队成功完成了任务 这几天第120团完成了124次战斗出动,对敌人实施了猛烈突击,自己毫发无伤。

  整个十月第120团持续对敌人展开突击、侦察并掩护在莫扎伊斯克防御一线的部队。团长皮桑科少校亲自参加战斗出动对敌人实施突击。10月28日他和团里的12名飞行员被同时授予“红旗”勋章。

  军里的飞行员,继续实施侦察,10月4日发现德军坦克在尤亨诺夫市已深深楔入苏军后方,与别雷市距莫斯科的距离相比,近了100千米。这一情报令人大吃一惊,不仅军指挥员不相信,国家的军政领导人同样不信。纷纷指责飞行员和军指挥员胆小怕事、惊慌失措,并声称如果情报不准,将对他们严惩不贷。

  尽管天气条件相当恶劣,浓雾弥漫、阴雨霏霏,并逐渐变成暴风雨,飞行员们还是毅然起飞前往侦察。但是确认这一情报真实性的并不是他们,而是德军的坦克,在没有遭到有效反击的情况下,10月6日轻而易举地攻占了尤亨诺夫,导致第二天大量红军在维亚济马附近身陷重围。“假如当初就相信我们,该多好啊!” 战后这一事件的亲历者、第6歼击航空兵军副军长亚库申懊恼不已,他是最早发现德军坦克的飞行员之一。

  这几天,与德国空军激烈交战,第34团有了损失。与三架梅-109空战中,副大队长卢金上尉壮烈牺牲。两天后,少尉中队长马卡洛夫和飞行员德金出动后参加空战再也没有回来,与吉洪诺夫中尉三人一起在莫扎伊斯克空域遭遇了四架梅-109。

  奈坚科的大队经历了惨烈的战斗,九架歼击机从伊纽季诺机场起飞在别雷市空域对伊尔-2强击机进行伴随护航。遭遇了德军从驻地瑟切夫卡起飞Ⅲ/JG27航空队的16架梅-109。空战中,奈坚科、米罗什尼琴科和普拉托夫各击落一架敌机,但是战斗中副大队长福金壮烈牺牲,负伤的皮谢茨基和普拉托夫不得不从受损的飞机跳伞,而奈坚科和米罗什尼琴科成功迫降。

  10月19日,莫斯科宣布戒严。为了突破防御,德国空军展开了密集空袭。一次空袭中,第34团的飞行员亚历山大罗夫、谢利佳科夫和波塔波夫对躲在云中的两架容-88发动了攻击,不料此时六架梅-110从天而降。空战持续了20分钟。战斗中,亚历山大罗夫为了不让一架“梅谢尔”躲到云中,从上方咬住它,一直追到地面,在阿普列列夫卡地域从超低空成功将其击落。

  接下来三天,天气完全变糟,浓密的乌云一直垂到地面,阴雨绵绵,浓雾笼罩着机场,根本无法出动。

  10月22日清晨,云底高只有50米,但中午时分云层升到了1000米,德军飞机采用60架的大编队对首都郊区的目标实施了攻击。据一名飞行员记录:“今天从图希诺到柳别列齐从早到晚都在战斗,但没有一架德国飞机能突入莫斯科”。

  中午第34团的飞行员谢利佳科夫、叶列缅科分别在莫扎伊斯克、库宾卡地域投入了与容-88、亨-111的空战,敌机仓皇躲入云中。但是几分钟后,一架德国轰炸机多-215还是在纳罗-福明斯克地域“砰”然坠地,亚历山大罗夫在2000米高度第二层薄云之后发现了它,发动了攻击。

  另外一架是亨-111。潘捷列耶夫从伏努科沃一直追它到库宾卡,距离250米时将其击落。科罗博夫紧紧咬住躲在云中的容-88,遭到攻击后,敌机已经冒出了黑烟,他追上去,距离50米时将其击落。格拉西莫夫在800米的云下逮住了两架容-88。其中一架冒着火苗坠向地面。生死时刻,团长雷布金紧急升空,从翼侧发起攻击,击落了另一架“容克斯-88”。

  此时机场上只剩下一个中队在值班,当时中队中的谢利佳科夫后来回忆:“我当时在机场上正处于等级战备,一架容-88以2000米的高度沿公路飞来,发现了我们的机场,立即展开狂轰滥炸,我迅速滑向跑道。发现有歼击机正在起飞,“容克斯”开始对跑道猛烈轰炸。但为时已晚,我的米格机就像一只离弦的箭,迅速爬升高度。开始追击敌机,接近至150米,进行了长点射。敌人机头一栽,开始俯冲,坠向地面”。这是КG/3“布利茨”大队的敌机,机长是大名鼎鼎的福里格上尉,参加过英国、希腊和南斯拉夫的多场战役。

  这一天该团飞行员总共进行了24场空战,敌人的KG53轰炸机大队损兵折将,他们曾经战功显赫,轰炸过西班牙、比利时、荷兰、英国。明斯克公路上空的这次战斗作为拦截密集战斗队形轰炸机的典型战例载入航空兵史册:“1941年10月22日的事件说明轰炸机保持密集战斗队形十分重要,而我方的歼击机成功打乱了敌方轰炸机的密集队形,据德国公布的数据,此次损失了13架容-88和7架亨-111。”

  应该特别指出,亨-111轰炸机防护力相当惊人- 机上装有航炮,六挺机枪,关于这一点,歼击机飞行员的观点高度一致。例如,前线飞行员科热米亚科认为:“亨-111坚不可摧,没有盲区。机上的射手可以对四周进行射击。九架“亨克尔”的编队-根本无法靠近”。

  苏联英雄巴耶夫斯基指出:“击落这种轰炸机绝非易事”。飞行员什瓦列夫说:“太恐怖了!亨-111配备强大的机载武器,几乎可以向各个方向射击-击落这种飞机太复杂了”。什瓦列夫本人,取得了14次空战的胜利,却被“亨-111”的射手击落,侥幸跳了伞,险此丧命。

  第二天,航空兵团领受任务在多罗霍沃地域掩护炮兵少将戈沃罗夫的第5合成集团军免遭空中突击。经过与优势兵力的敌人进行殊死搏斗之后,他的集团军正在坚守莫扎伊斯克。10月23日,敌人恢复了进攻。第5集团军的部队经过残酷战斗后,起初撤往多罗霍沃,然后向东退向库宾卡方向,而航空兵团飞行员出动掩护他们免遭敌航空兵的空中突击。

  一次出动中,苏军飞行员抗击了德国歼击机掩护下轰炸机的空袭。空战中,谢尔巴特赫在不到10米的距离上对梅-109进行了射击,但大队政委格拉西莫夫却不幸牺牲。

  莫斯科郊区有一处地点,当天进行了激烈的空战。这里距库宾卡机场约1.5-2千米,在清澈见底的莫斯科河岸边。飞行员古里耶夫进行了一生中最后一次空战,在多罗霍沃地域与僚机飞行员一起迎战六架敌方歼击机。他击落了两架敌机,但此时僚机发动机卡滞,他不得不退出战斗,自己的座机也起火燃烧,本想飞回库宾卡机场,途中歼击机却不幸坠向莫斯科河岸边。

  10月24日,军里的飞行员再次开赴多罗霍沃地域。下起了冻雨,时不时还飘着雪花,乌黑的云层很低,只有100米左右。第34团、11团的飞行员展开了与“梅谢尔”的殊死较量。乌尔瓦切夫在云底攻击了其中一架,距离200米几乎贴着地面将其击落。但这次战斗中苏联有三名飞行员牺牲。德国JG3大队长、王牌飞行员柳特佐夫少校(他从西班牙内战开始参战,参加过在法国和不列颠上空的战斗)从云后击落了瓦西里耶夫和谢尔巴特赫驾驶的战机,两人壮烈牺牲。

  第二天云层依然很低,能见度十分有限,但杜尔奈金还是在烟雾中发现了隐约可见的梅-110,在50米的高度击中了它。一天之后,团的飞行员再次赶往多罗霍沃地域,与企图轰炸苏军部队的“亨克尔”展开了长时间交战。

  当天共击落四架“亨克尔”。飞行员科热米亚科回忆:“当天我完成了四次战斗出动,四次都进行了空战。第四次出动返航后,我都记不清怎么落的地。一片漆黑。我依稀记得,还在空中,突然就下降了,已经在跑道上摇晃。怎么落的地根本记不清。落地后刚喘了一口气,似乎爬出了座舱,走向大队长,说:我再也不飞了。一点劲儿都没有。地面都看不清了”。

  第二天,在多罗霍沃西南叶列缅科发现了敌人的侦察-校射飞机“亨舍尔-126”。他从300米距离对“亨舍尔”发动了两次攻击,把它打冒了烟。此时突然出现三架梅-109,叶列缅科不得不停止攻击。据地面观察员报告,被他击中的敌机没来得及逃回前线德军一侧,坠毁了。

  然而航空兵团的首要任务还是保卫莫斯科的天空,10月29日,德军飞机又发起了新一轮密集空袭,防空截击机紧急起飞拦截,距离首都仅有25千米处才成功拦住敌人。塔拉坎奇科夫在5000米高度距离300米攻击了亨-111,敌机发动机冒着浓烟坠向地面。而谢利佳科夫在2600高度发现了机动性良好、装备精良、双机身和发动机有装甲防护的侦察机“福克-符夫-189”,飞行员都叫它“框子”,追上去将其消灭。

  这段时间战斗出动相当紧张,团的一名飞行员回忆:“这段时间我的朋友出现了腹泻。这个可怜的人儿,刚从出动返航,滑入停机坪,当机械师为飞机进行下一次出动准备时,他马上脱了裤子,直接就蹲在机翼下面。这里堆放着火箭弹,片刻后他不得不提上裤子,重新爬进座舱。一整天都是这样”。飞行员杜德尼科这样回忆莫斯科郊区天空中的战斗:“繁重的战斗出动中,许多飞行员都出现拉肚子的症状”。

  医学专家指出,作为连续战斗出动和高负荷的后果,除了腹泻,飞行员还可能出现下列生理症状:没有食欲,失眠等。即有其战斗原因,是英勇和认真履行战斗职责的明证。因此,如果出现腹泻,飞行员没有什么不好意思,完全可以引以为豪,就像是老兵炫耀自己的伤疤。

  此时,为了支援第5集团军,从大本营预备队中派来了部队,敌人的进攻被成功阻止在通往库宾卡的接近地。第34团的飞行员在多罗霍沃地域的空战也帮助部队顶住了敌人向莫斯科的猛烈冲击。

  团里飞行员飞行手册上,在“奖励信息”一节有这样的记录:“在消灭德国飞行员的100次战斗出动中,因从未发生飞行事故,奖励5000卢布”。1941年8月,国防人民委员部就红军空军飞行员的奖励专门下达命令,并规定了奖金的数额。歼击机飞行员每击落一架敌机,奖励1000卢布。击落三架授予政府奖励。击落十架,授予“苏联英雄”称号。

  1942年6月,国防人员委员会颁布了另外一条命令《关于歼击机消灭敌人轰炸机的行动》,规定:“与空中之敌遭遇时,我方歼击机的主要任务首先是消灭敌轰炸机” 击落一架轰炸机的物质奖励提高至2000卢布,击落五架 飞行员将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

  飞行员们说,每个人的钱分为两张表:一张表是击落敌机领的奖金;另一张表是给国防基金的捐款。曾经取得过14场空战胜利的飞行员季霍米罗夫回忆:“大家都希望因击落敌机和战斗出动领到资金。但是,当然了,这些钱不是为了我们个人。所有的奖金都会捐给国防基金,用于打击敌人”。

  此外,1941年8月,苏联国防人民委员部专门颁发命令《为前线克伏特加》,特别规定:“对于遂行战斗任务的红军飞行员,发放伏特加时,视同于前线部队”。但是某些部队千方百计增加了伏特加的发放配额。第6歼击航空兵军特别处向军长报告:“今年11-12月,第562歼击航空兵团出现了下列问题:没有按照人民委员部的命令发放100克伏特加,而是给飞行员发了200-300克,结果团里出现了飞行员酩酊大醉的情况”。(第一部分,5019字)

  关于击落敌机的奖金,空军上将、苏联英雄戈列洛夫回忆:“我们在战争中视金钱如粪土。对我们而言,这只是个数字。我们从来不领,从不签字,钱就花了”。马斯洛夫少尉战斗过的歼击航空兵团采用另外一种程序:“我们没见过这些钱。只是在司令部登记,谁、击落了几架,战争结束后开始计算,给谁多少钱。我们在1945年领到了这笔钱”。

  11月初,苏联航空兵开始攻击为空袭莫斯科轰炸机护航德国歼击机驻扎的机场。这次战役中,团的飞行员在亚历山大罗夫的率领下为强击机伊尔-2提供护航,对德国歼击机占领的伊纽季诺机场实施了猛烈空袭。

  在伊纽季诺接近地,八架米格机与八个中队的梅-109展开了殊死搏斗,打散并赶跑了它们。数量上敌机处于四倍优势,战斗行动日志这样描述当时的情景:“科罗博夫加入了梅-109中队的队形(误把他们当成了己方飞机)。发现是敌机后,立即击落了一架梅-109”。此后,科罗博夫赶紧躲入云中,失去了定位,后来在梁赞着陆。

  第二天亚历山大罗夫率领歼击机群掩护多罗霍沃地域的部队。这里他们遭遇了由9架梅-109歼击机掩护的9架容-87轰炸机。战斗中,亚历山大罗夫使用火箭弹击落了一架轰炸机。

  11月6日,据历史学家证实,德国人企图破坏伟大的十月革命庆典:“15点他们向莫斯科投入了250架飞机,铺天盖地。第34歼击航空兵团的飞行员首先起飞迎敌”。截断了敌人通向莫斯科的道路,亚历山大罗夫在13:30令八架飞机升空,15:30,团里又有九架战机升空。在纳罗-福明斯克、然后在库宾卡地域,这些机群的飞行员与敌人进行了激烈的战斗。

  历史学家指出:“这一天没有一架敌机能突入莫斯科。18点40分宣布解除空袭警报,19点莫斯科委员会在“马雅科夫斯基”地铁站举行了隆重集会”。

  11月7日,第6歼击航空兵军军长克里莫夫上校对保卫莫斯科的空战进行了总结。他首先表扬了击落51架敌机的第34团。

  11月,任命米坚科夫上校为第6歼击航空兵军军长,亚历山大罗夫大尉为第34歼击航空兵团团长。而他们的前任克里莫夫上校、雷布金中校提升为防空歼击航空兵司令和防空师师长。

  德军进一步加强力量,重新配置,11月15日发起了从北部(索尔涅奇诺戈尔斯克和克林方向)和南部(卡希尔和科洛姆纳方向)进攻莫斯科的第二阶段。因为伏努科沃机场处于敌人这些进攻方向之间,第34团不得不疲于掩护和支援各个方向的友军。

  11月13日前夕,德国陆军参谋长哈尔德上将飞抵奥尔沙,参加进攻莫斯科新阶段开始前的集团军群司令官会议,会上他承认:“苏联强大的防空使莫斯科从空中看起来坚不可摧”。

  第二天清晨,敌人近260架轰炸机、歼击机不仅轰炸了克林、库宾卡、伊斯特拉地域的目标和部队,而且对莫斯科发动了猛烈空袭。梅-109掩护下的梅-110大机群黑压压地出现在伏努科沃机场上空。亚历山大罗夫大尉的5架歼击机成功升空迎战来自西南方向对机场实施突击的“梅谢尔”。米格机对其进行了迎头痛击,齐射的火箭弹打乱了敌人的队形。

  亚历山大罗夫和拜科夫同敌人的掩护歼击机展开了缠斗,而另外三名飞行员攻击了突击的梅-110。绝不允许他们靠近机场半步:团里的米格机正在加油,准备起飞。第六架歼击机很快就升空了,前来助阵。

  亚历山大罗夫在云中通过两次长点射击落了一架梅-110,然后与六架梅-109展开了缠斗,通过不间断的攻击打乱、驱赶他们,但他的座机也被击伤。试图返回机场,然而在波多利斯克地域不幸被己方高炮击中,机翼受损,不得不迫降。

  拜科夫在阿拉比诺以南与四架梅-109展开激战,击落了两架。一架敌机成功绕到米格机尾后,此时刚刚击落一架梅-110的塔拉坎科夫迅速施以援手。

  比其他人起飞都晚的莫洛什尼琴科却在库宾卡地域与敌轰炸机多-215撞了个满怀,他攻击了七次,终于把轰炸机的发动机打冒了烟,砰然坠地。返回机场途中,他发现了一架梅-109,也顺便将其击落。

  研究者指出,苏联航空兵“擅于抗击对莫斯科及其郊区的空袭,消灭了31架敌机,这一天第28、34和233团飞行员的战果都在不断扩大。德国空军未能在发起新的地面进攻之前夺取制空权。对苏联机场的进攻同样损兵折将。例如,中央和伏努科沃机场的飞行跑道在空袭后2-3个小时就已恢复。德国的炸弹实际上只炸毁了一架米格-3,击伤了三架战机”。

  11月14日,在其他的空战中,德国空军同样具有数量优势。即使红军空军和德国空军飞机在莫斯科郊区的数量基本相等,但是由于德国空军指挥部对航空兵兵力兵器的指挥更加有效、迅速,往往可以在具体地域和空战中形成数量优势。

  1941年秋天,红军空军在飞行员训练、空战战术和飞机战技性能方面也不及德军。然而侦察通报显示,在精神心理素质方面,苏联飞行员完全优于德军飞行员:“我方飞行员特有的勇敢、顽强、时刻准备自我牺牲,这些素质敌人也很清楚,但是他们大部分年青飞行员却并不具备”。

  第6歼击航空兵军的汇报也证明:“在质量方面,与我们的拉格-3、米格-3、伊-16等相比,敌人歼击机在速度和爬升率方面有一定优势。但经验表明,我方飞行员更擅于进行空战,勇敢、果断、出色的驾驶技术可以形成优势”。

  研究者证明:“从战争第一天起,苏联飞行员就向敌人展现了卓尔不群的战斗风格 刚毅、勇猛、永不言败。与德国飞行员更倾向于采取合理、实用、有时是循规蹈矩、但经过充分演练的机动动作不同,苏联空军的勇士们往往采用出人意料的大过载机动,对迎头对冲和低空战斗毫不畏惧”。

  审讯时,德军容-88(高空侦察机)的飞行员坦白:“根本无法飞往莫斯科。我国航空兵损失惨重。你们的防空简直无法逾越”。

  12月1至4日,德军突然突破了西方面军在纳罗-福明斯克附近的防御,向库宾卡猛攻,企图冲向明斯克公路,合围苏军,在阿普列列夫卡地域杀向莫斯科。德军指挥部认为,这一突破已经瓦解了西方面军,北侧、南侧集群可以向莫斯科迂回,进一步的合围轻而一举。

  德国空军企图对苏军向突破口开进的路线和在阿普列列夫卡、阿拉比诺地域的集结地实施突击,12月1至2日,四次轰炸了伏努科沃机场。但第34团的飞行员对敌航空兵实施了英勇抗击。普拉托夫在波多利斯克附近击落了一架企图通过剧烈俯冲躲避打击的亨-111,而教导员科罗廖夫则击落了一架容-88。

  12月5日,纳罗-福明斯克的突破口被成功堵住。这是德军企图突破莫斯科防御的最后一次尝试,已是强弩之末,也是红军反攻的首次胜利。第6防空军的各歼击航空兵团完成了掩护西方面军进攻部队的任务。第34歼击航空兵团的飞行员在反攻的第一天就完成了五次战斗出动,对敌人的部队发起突击,对他们的纵队穷追猛打,消灭了50多名士兵。

  同时,特有的战斗场景表明,军里的飞行员已经夺取了制空权。布克瓦廖夫和塔拉坎奇科夫在特列季亚湖攻击了四架梅-109,普拉托夫和拜科夫-也在库宾卡附近攻击了四架“梅谢尔”。第二天七名苏军飞行员组成的歼击机群与七架梅-109遭遇。上述情况下,德军飞行员消极避战,掉头就向西飞。特别是那七架“梅谢尔”,仓皇俯冲逃跑。

  十二月初阳光明媚、寒风凛冽的日子过去了,冰消雪融,天气变糟。但团里的飞行员继续在几乎无法飞行的日子里进行战斗出动。

  这些天突然收到前团长绍昆的来信,一个月前,在一次侦察行动中,他被防空炮火击落,已经举行过追悼仪式,名字已从团现役名单中删掉。原来,绍昆并没有牺牲,只是受了伤,落地后爬出了熊熊燃烧的座舱,失去了知觉,被俘,红军反攻时获救,目前正在部队医院治疗烧伤。

  因受伤被俘,根据特别处人员的要求,他只能脱离飞行工作、退役。然而第6歼击航空兵军副军长斯捷法诺夫斯基上校,十分信任绍昆,任命他为第34歼击航空兵团副团长,后来回忆:“对这一率性而为,有的人是有看法的。但我和军长坚持己见”。

  1942年初,团里的飞行员保障西方面军部队的进攻,提供掩护。新的一年里团里三名飞行员首开纪录,击落了一架亨-111。但是大量空战是在二月进行的,德军飞行员的积极性明显增强,他们的突击飞机企图通过密集空袭,阻滞苏军部队的反攻。

  苏军飞行员进行了英勇抗击。后来天气变坏,航空兵一个半星期不得不趴在机场。天刚一放晴,他们立即进行不间断出动,巡逻、拦截敌机,掩护己方部队,进行了激烈的空战。

  2月,团里飞行员在空战中毫发无伤,却击落了12架敌机。在第24个建军节到来之际,团长下达命令:“由于我方飞行员无比强大的手臂,没有一架敌机能够接近我们深爱的首都”,并宣布为七名飞行员嘉奖。

  一个星期后,在月份总结命令中,有9名飞行员因消灭敌机获得奖金200卢布至1200卢布不等。此外,其中五人因完成了100次战斗出动且未发生飞行事故还获奖金5000卢布。

  1942年头两个月,所有飞行员就完成了几十次战斗出动,掩护部队,并严格遵守下列规定:“掩护前线己方部队时,如果没有与敌机进行空战,要攻击敌人”。即巡逻时如果没有遭遇德国空军,返航之前一定要对地面目标实施突击。然而飞行手册中这些出动却被列为“掩护部队”任务,而不是“突击”。

  国防人民委员部关于红军飞行员奖励的命令规定,歼击机飞行员完成5次突击行动,将获得奖金,完成15和25次,授予政府奖励,完成40次,授予苏联英雄称号。当时的考虑是:歼击机实施突击行动相当危险,甚至无法避免地面轻武器对飞机的杀伤。但是显然飞行员根本就不会去想飞行手册中对奖金、奖励的具体规定。

  第122歼击航空兵团的飞行员雷巴尔科(战后成为空军集团军司令、空军中将)指出:“从来不统计我们的突击行动,因为这不是我们的主要任务。根据完成的对敌军的突击出动,许多歼击机,作为强击机使用,本应获得一颗,甚至两颗“星星””。顺便说一句,在一次这样“未被统计”的突击中,雷巴尔科被击落。

  春暖花开。1942年3月4日,根据最高主席团命令,七名飞行员“因模范完成了方面军司令部赋予打击德国侵略者的战斗任务和表现出的勇敢、忘我精神”被授予“红旗”勋章。军里有七名飞行员被授予“苏联英雄”称号。其中两人,马塔科夫和戈尔巴秋克,并非因空战的胜利,而是因每个人都完成了对地面目标的50次突击。

  获奖之后,立即开始巡逻和支援部队的战斗出动。与团里飞行员的遭遇战中,德国飞行员依然表现得“小心翼翼”,基谢廖夫的两次空战充分说明了这一点。3月7日,在尤赫诺夫地域他发现自己上方有一架梅-110,立刻逼近发动了攻击。但“梅谢尔”却掉头西窜,他追上去使用机枪两次射击将其击落。

  第二天,他和普拉托夫完成战斗任务后,以3000米高度返航,在4000米高度两架梅-110突然向他们发动了攻击。但他们及时发现了敌人,“以迎头转弯迎接他们的攻击”,对敌人开了火。他们处于“梅谢尔”下方不利的战术位置,明知在迎头对攻中,敌人具有优势(梅-110前方的枪管数是米格机的两部),却毫不畏惧。结果“梅谢尔”反倒退却了,俯冲向西逃窜。

  四月,团里飞行员的战斗出动主要是掩护部队、铁路、公路,巡逻和拦截敌机。4月15日,吉洪诺夫中尉和科罗博夫中尉在小雅罗斯拉韦茨地域升空拦截容-88。在4500高度,他们发现了上方1000米的敌机。迅速爬升高度,在100米的距离吉洪诺夫攻击了敌机,穷追猛打,直至“容克斯”坠入茫茫的森林。

  这是莫斯科保卫战反攻期间航空兵军的最后一场战斗。4月20日宣布莫斯科保卫战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前西方面军司令、著名将领朱可夫这样评价他们的杰出贡献:“反攻时,由于第6防空歼击航空兵军的加入,我们成功夺取了制空权”。

  最后特别指出,英国空军参谋部,认真分析了二战中德国空军的作战行动,于1948年出版了一本报告。其中得出结论:1941年秋天德国空军“在莫斯科附近前线大部分地段无法保证对地面部队的有效支援,随着寒冬的临近,苏军首次取得了制空权和空中主动”。(第二部分,4592字)



相关阅读:ope体育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X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