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


您所在的位置:ope体育 > 招纳贤士 >
我的团长我的团讲的是什么?
作者:ope体育发布时间:2019-10-29 13:42

  《我的团长我的团》主要讲述了1942年期间中国各地军民联合抗击日本侵略者、承受战争苦难的故事。

  剧情介绍:1942年,中缅边境有座叫禅达的小镇。时不时受到炮火袭击的地方,聚集着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溃兵。他们是小少爷孟凡了、军医郝兽医、东北佬迷龙、阿译长官、湖南人不辣等。他们只求有吃的死不了,如同活死尸。

  这时,师长虞啸卿出现了,他想利用这群散兵重组川军团,空降缅甸参加战争。但到达战场的小分队面对的却是已成定局的溃败。最后剩下的孟烦了一行人被逼退到四面楚歌的小屋里。外面是不断靠近的日本兵,危机的最高点,拯救他们的是自称团长的龙文章。

  龙文章其人,由来不明,不按常理出牌,却奇迹地带领着孟烦了一行人渡过怒江,回到了禅达。等待他们的不是嘉奖,而是看守。而龙文章则被发现根本不是什么团长,而是摘了军衔自己挂帅的中尉。就在大家都猜测龙文章凶多吉少时,龙文章不仅没死还被虞啸卿任命为川军团团长,但等待他们的是更深的漩涡。

  男,三十岁左右。东北人。有着东北人的狂野。热爱生活,很善于利用自己强壮的身体来改善自己的生活。对战争十分厌恶,对日本人恨之入骨。希望和妻子团聚,却又放不下部队的战友。表面上他欺负身边一切亲近的人,可实际上又非常在乎他们。一旦愤怒就不管不顾,不考虑后果,为了保护自己心爱的人,可以随时献出生命。

  男,三十五岁。内部的一颗冉冉新星。年纪虽轻,前途却十分光明。他是一个很纯粹的军人,为了胜利可以不惜一切代价。知人善任,不嫉贤妒能。但由于身陷内部高层,不可避免的沾染了政治风气。对于的错误决定充满反抗精神却不敢做出反抗的行为。对下属包容一切,却不能保全。

  男,二十五、六岁。四川人。虞啸卿手下的精锐军官,对军事,甚至政治都有着深度的见解。在攻打南天门时加入炮灰团。之前因报复孟烦了而认识了妓女陈小醉,并对她一见钟情。

  在南天门战斗中被毒气毁了容。他对虞有着强烈的崇敬,却在最后的战争中被虞彻底抛弃,对虞的信仰最终破灭,与炮灰团的战士产生了同生共死的深厚友情。

  上官戒慈是个缅甸华侨,除了自己还有儿子,家里人在战争中全部牺牲了,公公刚死时,上官在心里发誓,要是谁能把公公体面地葬了,她就嫁给谁。迷龙便在这种情况下出现了。上官戒慈履行了做妻子的承诺,也成为了团里的一份子。

  康丫,山西兵,见谁都是一脸的不忿,像是欠了他半吊子钱似的,自己毛病一大堆,还总爱挑别人的理,遇见软的就上去掐两把,遇见比自己横的立马闪人,典型的小人物,典型的部队里那一小搓“不安定因素”。但就是这么个小人物,却在最后血雨腥风的战场上,成就了自己“英雄”的称号。

  男,六十岁左右。炮灰团随军医生。他并不是真正的医生,甚至从来没救活过一个伤员。但他对伤员们尽心照顾,在伤员去世时还紧紧拉住他们的手,以希望让他们安心。

  他对周围的战争似乎在冷眼旁观,其实内心也有着狂热的火。耐心的对孟烦了说教,希望他能正视自己。对炮灰团战士的遭遇深深的同情与怜悯。

  展开全部我的团长我的团故事大纲 1942年,在一个离中缅边境不远叫作禅达的地方,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溃兵聚集于收容站:北平人孟烦了、军医郝兽医、湖南兵不辣、东北佬迷龙、豆饼、要麻、蛇屁股、康丫……他们互相厌憎又相依为命,不饿死不病死成为他们天天生存的最高目标。 虞啸卿带主力精锐部队入驻禅达,用收容站的散兵游勇重组了一个早已覆亡的川军团,空投到缅甸参加第一次滇缅之战,可实际情况是,刚刚迫降的川军团只是赶上了在缅甸的溃败,唯一知道位置的美国飞行员死了,小一百人光着身子,没有武器,被日军包围在燃烧的仓库内,象待宰的羔羊被慢慢射杀……硝烟弥漫中忽然闯进一人,这个用诡计杀死了在仓库外封杀的五个日本兵的诡异男人自称是川军团副团长龙文章! 不被信任的龙文章带领众人赤身裸体走在丛林,进入了毫无预备的日军阵地,日军正在虐杀被他们包围的中英军队,从丛林大雾里扑出来黑鬼模样的川军团被日军当成了鬼魅,川军团轻易取胜!…川军团继续象鬼魅般出没,收拢各路残兵,解围被日军包围的英军机场,没想到英军却拒绝为川军团提供支援,理由是真正的川军团由团长虞啸卿率领,现已抵中缅边境。龙文章决定带领众人回家,追随虞啸卿。 众人一路迤俪撤过中缅边境,和禅达已只隔一座叫南天门的山和一条怒江。过怒江的行天渡人满为患,龙文章指挥众人搭了一条靠手拉筏子的缆渡。日军追来,龙文章破釜沉舟、砍断渡缆,带众人冲上南天门迎战追来的日军!由于川军团的顽强牵制,怒江东岸防线及时重筑,日军挟高处之势一掠到江东进而直捣重庆的可能性被颠覆,惨烈一役后龙文章率众乘木筏在东线炮火掩护下渡过怒江,一千人的部队只有二十二人“回家”。 禅达并没有欢迎凯旋的英雄,龙文章被宪兵逮捕,原来他不是什么团长,只是一个在团副死后,摘了团副的军衔给自己挂上的中尉。其他人被关在收容站,就在众人揣测身世极端坎坷的龙文章已经被枪毙之际,传来新师长虞啸卿正式任命龙文章为川军团团长的消息…… 龙文章用最下三滥的手段在险恶环境中维持川军团,实际上他们已经自称为炮灰团。日军终于发动了渡江攻势,主力团溃不成军,龙文章拉着根本没完成整备和练习的炮灰团往江边冲……幸而日军被怒江激流击溃,主力团得到战功,炮灰团却得到更多被得罪的人。龙文章将一小批日军放进东岸阵地,虞啸卿大发雷霆,意外收获却是禅达人再不敢歌舞升平……虞啸卿竭其所能重整他的两个主力团,但炮灰团被排除在外。 战争在相峙着。龙文章和一个有红色倾向的天真学生相见恨晚,在理想与灵魂的辩论中面红耳赤…最后龙文章意味深长地说:我们太老,他们太年青…… 龙文章拉出一支十三人突击队从红色学生说过的一处没被日军监控的湾流通过怒江去铜钹救回孟烦了的双亲。日占区的疮痍让众人觉得满心罪过,而龙文章把他所谓的搭救变成了一场渡江侦察,期间邂逅了一支游击队,曾经和龙文章辩论的红色学生已经是员……突击队成功撤回东岸,游击队为了不让日军发现那条过江通道而全军覆没…… 虞啸卿正在预备一场大规模的渡江攻势,打算拿下已成心腹之患的南天门,一年多来日军已经把整座山改造成了庞大的堡垒,而以炮灰团从江那边得来的经验,这样的攻势一定是必败。龙文章力阻,虞啸卿给他半个月时间去寻找放弃攻击的证据。龙文章和孟烦了被迫出没西岸,在日军眼皮底下绘制南天门工事图。在龙文章收集不可攻击的证据时,同样找到了攻下南天门的方法,但他无法说出“那个极其惨烈的方法”,因为他爱惜炮灰团的性命,他心里清楚,“那个极其惨烈的方法”将意味着什么…… “那个极其惨烈的方法”还是无可避免的发生了,这是一场战争,一场从此将炮灰团深深烙在历史长轴上的惊天地、泣鬼神的死亡大战……



相关阅读:ope体育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X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l